核心提示: 【倾诉者】 苏颖 女 28岁 【时间】 7月7日 【方式】 QQ聊天 □东方今报记者 彭艳 他对爱情三心二意 我和则栋相识于2007年,我的一个好友跟他的一

     【倾诉者】 苏颖 女 28岁

    【时间】  7月7日

    【方式】  QQ聊天

    □东方今报记者 彭艳

 

    他对爱情三心二意

 

 

 

    我和则栋相识于2007年,我的一个好友跟他的一个同学谈恋爱,所以我们见过几面,但并不相熟,后来朋友的恋情告吹,我跟则栋更是断了联系。

    大学毕业后,我到郑州寻求发展,因为找工作不顺利,曾一度沉迷于网络,四处找人聊天诉苦,然后我就遇到了久违的则栋,没想到他也在郑州,只不过比我早来两年。因为苦闷和无聊,我们的聊天频率很高,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则栋告诉我,他到郑州后曾交过一个女友,两人同居了大半年,却因为种种原因而分手,这段感情对他伤害很大,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恢复过来。

    我和则栋偶尔聊聊天,偶尔见见面,这样的情形维持了将近一年,然后则栋向我提出处朋友的请求。其实那会儿我对则栋也已累积了相当的好感,他的提议正中我的下怀,所以我没作矜持,当场就点了头。

    可是,相处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了一个挺严重的问题——则栋的心思并不全在我身上,最多投入了百分之七十,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仍在牵挂着前女友。为此我跟则栋聊过,他矢口否认,只说我多心,又说自己压力大,让我不要自寻烦恼。我也希望一切都是庸人自扰,奈何却在无意中发现了则栋的“秘密”。有次我下班回家,则栋正在厨房做饭,他的电脑QQ没关,我扫了一眼,发现那是一个自己从没见过的号码,好奇心驱使我点开聊天记录。都是女人,各种透着不正经的女人,具体聊天内容我不想多说,反正是不堪入目。忍了好几忍,我终于忍住当场质问的冲动,只是偷偷记下那个神秘号码。

    第二天一到公司,我就申请了一个新的QQ号,然后加了则栋的小号。我说自己是个大三女生,刚失恋,心情不好,想找人诉苦。则栋很快上钩,他向我倾诉衷肠,说自己已将所有的爱和热情都给了前任,导致爱无能,跟现任(也就是我)在一起纯粹是因为责任,从精神到肉体都没有激情。他还说最近找过几次小姐,都是为了排遣郁闷。我试着约则栋开房,他也欣然应允,把时间定在了第二天晚上。其实那天是有安排的,我的一个发小从老家过来办事,说好我带着则栋请人家吃饭,则栋也答应过,但为了开房,他是一定要毁约的。则栋打来电话,说不能陪我和发小了,公司里有个急活儿,领导让他去处理。

    他用婚姻换我回头

    电话这端,我的心在滴血,当然知道他屁事儿没有,只是为了和网络上的她——也就是我一起去酒店。不过我没揭穿这事,大吵大闹不是我的风格。我的打算是自然分手,恰好当时有个契机,则栋打算离开郑州,去广西投奔他的朋友。如果两个人天各一方,感情自然会慢慢消无,如此便省去了分手的尴尬,也避免了旁人对分手原因的探根究底。

    但是天意弄人,因为种种原因,则栋没能去成广西,我们的日子还得继续。既然如此,我的话就要说开,我跟则栋摊牌,讲了用小号试探他的事,他赌咒说自己只是一时精虫上脑,发誓以后绝不再犯。之后的一段时间,则栋将功补过的工作做得很好,我们的感情也一度回暖。可这个阶段实在太短暂,大概不到半年吧,又让我抓到他在QQ上跟人骚聊。我很生气,愤而提出分手,为了挽回,则栋甚至跪地求我。女人的心终究还是太软,在则栋甜言蜜语的哄骗下,我给了他第二次机会。

    到了这时,我对则栋的信任已是千疮百孔,尽管回头,心里却是一万个不放心。2014年年底,我故伎重演,再次用小号试探则栋,他的警惕性显然也有极大提高,任我百般勾搭都不肯上钩,说自己很爱女友,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于是我就从网上搜了几张美女的照片传给他,说是本人,呵呵,则栋终于憋不住了,先是让我给他时间,等他跟女友分手了再说,然后又要求见面,“我要把所有的苦衷都当面告诉你……”

    回到家,关上门,我把聊天记录拿给则栋看,他傻眼了,然后又是老一套:跪地求饶,赌咒发誓。但我已彻底看穿了眼前的这个渣滓,也自忖没本事收住他的心,所以,放手让他去玩吧。看到我的坚定,则栋真的慌了,他在几天纠缠后终于放出大招——求婚。他说他愿用婚姻来证明对我的真心,“如果我不爱你,又怎会愿意用婚姻来拴住自己?所以,原谅我吧,嫁给我吧……”

    不得不承认,我动心了,对于则栋,虽然有恨,但爱却更多。放弃他大半是因为他的花心,我担心自己无法驾驭,然而现在,他自愿给我婚姻,自愿用婚姻来约束自己,我居然有些感动。我开始考虑则栋的求婚,但这条路也不顺利,原因是我家人的反对。我的父母一直看不上则栋,觉得他既穷且懒,给不了我一个可持续上升的未来。

 

    他的离开决绝无情

 

    我将父母的顾虑告诉则栋,希望他能想法改变,最起码也要表现出一种积极转变的姿态。起初,则栋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立即借来课本,说是要参加自考专升本(他是专科生,我是本科生),可惜这种热情只持续了三天,然后则栋就扔了书本,继续他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的简单生活。

    爱人的不争气,亲人的规劝,我的心越来越冷。正摇摆不定时,因为一件小事,我又跟则栋闹了次矛盾,一怒之下,我从同居的租住屋里搬了出来。我想彻底放弃了。不是没有过犹豫,也不是不够痛苦,但考虑到则栋的性格和未来的生活,我劝自己长痛不如短痛。

    跟则栋分手是在今年四月,之后两人不再联系,直到上周我在QQ上碰见则栋的表妹,得知则栋在不久前有过一次相亲,对方也是我们老家的姑娘,在医院上班,前段时间则栋妈妈生病,这姑娘帮了大忙。据说则栋的家人都对姑娘很满意,希望她能跟则栋结成姻缘。

    很难讲清我在听说这个消息之后的感觉,有苦有酸,却绝无想象中的欣慰和祝福。心仿佛被放到了烧红的铁板上,万般煎熬,直到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还爱则栋,甚至还爱得挺深。纠结一天后,我主动给则栋发去信息,表达了想跟他重修旧好的意思,他倒是没有直接拒绝,说无所谓,但只怕他的家人不会赞同,“咱俩分手后,我爸妈总结了你的许多缺点,说分开也好,其实你并不适合我……”

    我表示自己愿意“痛改前非”,则栋就说需要一天的考虑时间,第二天再给我答复。随后一天我一直处于煎熬中,一方面迫切希望得到来自于则栋的肯定,另一方面也觉得自己精神分裂——不是你自己决意分开吗?为何现在又要苦苦挽回?

    第二天晚上,则栋发来一条长长的信息,大意是他感谢我这几年来的陪伴,他对我也依然有爱,只是我们回不去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犯过的错埋单。看完这条信息时我已是泣不成声,当即回拨则栋的电话,可是,已经关机。

    从那天起,我就再也联系不上则栋,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想尽各种办法去找他却始终无果。可他越是躲,我想挽回他的心就越是迫切,甚至打算回趟老家,跟他的父母讨个准话。清醒时我也知道自己的疯狂,也许这种情绪跟爱无关,只是不甘心,只是放不下,只是我不要的东西也不想被别人拿走……

 

    ■记者手记

 

    只想问一句:姑娘,你是没人要吗?这样一个男人,劈腿成习,一犯再犯,你的心有多大,非要吊死在这棵歪脖子树上。

    分手本来是你最明智的选择,逃离狼窝时我都替你叫声好,可你居然要吃回头草,重蹈覆辙,这岂止是蠢,简直是太蠢啊。我理解,前任这种东西,很难在短时间内与其彻底划清心理界限,人总有这种想法——曾属于自己的东西,哪怕我不要了,也不希望被别人拿走。可是那也要分人啊,渣男这种糟粕,谁接盘谁倒霉。

    另一方面你要学着转移注意力,条件允许的话,给自己一个悠长的假期,痛快淋漓地玩一场,没准儿还能遇见个优质男,开始一段新恋情,不是有那句话吗——忘不了前任,要么是时间不够久,要么是新欢还没来。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