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

新闻线索在线提交

“百吨王”大货车结队逆行逃避处罚

来源:大象新闻·东方今报 2023-07-22 07:45:30
  • 关注官方微信

  • 天天315维权

    道路对面的超载大货车逆行躲避处罚

    近日,郑州市二七区三李村村民向大象新闻·大象帮报料,郑登快速路新密向郑州方向路段有一个不停车超限监测点,路过的超载大货车为了躲避拍照处罚,都会提前一个路口逆行到对向车道,行驶约1.5公里过了超限监测点后再转回原车道,成群结队的大货车逆行非常危险,希望相关部门加大查处力度。

    “百吨王”逆行躲避超限监测点  非法改装屡禁不止

    “这些车大部分都是给工地拉石料或者建材的,都是‘百吨王’。”三李村村民告诉记者,这条路没有路灯,到了晚上“百吨王”成群结队逆行,由于光线昏暗加上大货车飞驰而过尘土飞扬,附近居民很难拍清楚违法逆行的大货车车牌,也无法向有关部门进行举证举报。

    记者从村民提供的视频中看到,除了光线和扬尘的原因外,大货车车牌号也进行了涂改和遮挡。“这两年都不知道发生多少次事故了,俺村里也死过人,还是管不住。”村民说起这个情况都气愤不已。

    村民口中的“百吨王”指的是大货车通过非法改装,使一辆正常载重最多49吨的货车,能拉上接近或超过100吨的货物。但是由于改装车辆长期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制动、操控等性能非常差,极易发生刹车失灵、爆胎等危险情况,给交通安全带来严重隐患,极易引发交通事故。

    联合执法扑空  村民:专人提供包月“把风”服务

    7月17日,郑州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二七大队和郑州交警三支队对村民在报料信息中提到的路段进行蹲守和联合执法。

    为了防止“打草惊蛇”,记者和民警将车身带有采访和执法喷涂的公务车辆隐匿在距离逆行路段2公里外的一处废弃厂房内,驾驶私家车前往涉事路段。但是让记者感到惊奇的是:从当天18:30到22:30期间,竟然没有一辆超载货车逆行躲避超限监测点,甚至从新密向郑州方向行驶的货车都极少。

    “咱们应该是被‘盯’上了。”经验丰富的三支队民警告诉记者,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交警在执法时必须身着警服,这也给违法人员提供了一些预判的方法。

    “他们雇有人专门盯着呢,可能每天都在交警队门口盯着,你们一出来他们就通知工地了。你们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他们都‘监控’着哩。”据知情村民介绍,现在有人专门“吃这碗饭”,通过建立微信群、手机、对讲机等方式,给超载货车提供“通风报信”服务,按照单辆货车包月或包年的方式结算,费用根据淡旺季不等,每个月少则几百元,多则一千多元。

    “确实存在这个问题,在我们日常执法的时候,经常有不法分子对我们进行跟踪,对我们的执法工作进行通风报信。”郑州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二七大队副大队长尚朝阳告诉记者,由于取证难度大,查处超载大货车还需要公安机关等多个部门联合执法,所以这个现象目前在全国各地都有,算是交通问题的痼疾。同时他也提醒,为超载货车“把风”的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情节严重的可以涉嫌阻碍执行职务犯罪予以刑拘。

    “别人都超载,你不超载就接不住活”

    货车超载既不安全又违法,为什么这些货车司机还要“铤而走险”呢?

    一位在郑州近郊从事大货车运输的司机告诉记者,行业目前就是这个状况,“别人都超载,你不超载你的价钱都接不住活。”

    据他介绍,像他们这些拉石材荒料的货车,利润大部分都来自违法超载所得。该区域内货运市场上充斥了大量的违法超载货车,把运输成本压得很低,“让正常从事运输的货车没有利润或者接不到生意,要么退出要么加入”。

    而对于处罚的问题,该司机表示担心没用:“加入这个行业以后,大家一起想‘办法’呗。”至于都有什么办法,这位司机称具体他也不清楚,有人专门负责,他交一些费用就行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抓到过。

    “其实为了减轻大货车司机的负担,今年咱们刚刚修改了对于货车超载的处罚条例,不再实行‘一刀切’的模式了。”尚朝阳告诉记者,今年6月1日,修改后的《河南省治理货物运输车辆超限超载条例》开始实施,现在车货总质量未超过最高限值百分之十的,给予批评教育,可以不予处罚;车货总质量超过最高限值在百分之三十以下的,对百分之十以上百分之三十以下的部分,处每吨一百元罚款;车货总质量超过最高限值在百分之五十以下的,对百分之十以上百分之五十以下的部分,处每吨二百元罚款;车货总质量超过最高限值百分之五十的,对百分之十以上的部分,处每吨五百元罚款,最高不得超过三万元。

    违法超载病灶如何才能根治?

    超载货车“垄断”市场,正常运输车辆无法生存,这就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效应。一直以来,相关部门和专家的态度也很明确,就是严查严打,通过提高违法成本来根治这一乱象。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陆永泉提出,建议参照严重超员和严重超速入刑的规定,将货运车辆严重超限超载运输行为作为危险驾驶罪的一种情形纳入刑法,对驾驶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进一步保障道路交通安全。其实,陆永泉并不是第一个呼吁超载入刑的人大代表,历年来,有多位两会代表提出类似的建议。

    据了解,依托新的技术,非现场执法也是治超行之有效的手段之一,郑登快速路三李路段的超限监测点就是科技治超非现场执法系统。据村民介绍,因为目前只在单向车道安装了检测系统,超载货车才违法逆行,如果在双向车道都安装了科技治超非现场执法系统,相信三李路段超载逆行的现象会有明显好转。

    多年来,不超载不赚钱已成为货运行业的潜规则。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运输服务与物流研究室副主任陆成云曾在接受央广网采访时表示,该现象的出现,说明公路运输领域在市场规范性、运输产业组织优化、运输服务提升等方面仍有待系统提升,实现更高质量发展。

责任编辑:兰明群
有新闻想爆料?请登录《今报网呼叫中心》( http://www.jinbw.com.cn/call)、拨打新闻热线0371-65830000,或登录东方今报官方微信、微博(@东方今报)提供新闻线索,联系邮箱:jinbw2004@126.com。
  • 时政
  • 河南
  • 社会
  • 民生
  • 财经
  • 教育
  • 行业
  • 综合

东方今报|资源手册|呼叫中心|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广告服务|技术服务中心

Copyright © 2005 - 2020 JINB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东方今报·今报网编辑部  版权所有:东方今报社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