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今报社主办网站首页加入收藏数字报

首页 > 快新闻 > 评论

维护宪法权威 亟须推进合宪性审查

2017-12-05 12:56:05 来源:东方今报 责任编辑:

 河南省高院举行“12·4”宪法宣誓

    12月4日,是我国第4个“国家宪法日”,活动的主题是“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维护宪法权威”。河南省高院举办“12·4”宪法宣誓和公众开放日活动,郑州中院举行首届“荣誉天平奖章”颁发仪式,郑州市金水区法院院长就任郑州龙门实验学校法制校长……全省检察院、三级法院中有不少都举行了活动宣传宪法。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一切法律都是依据宪法制定的,但是法律、法规和红头文件屡有违宪之处,而且很难及时被修改。如何更好地维护宪法权威,亟须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评论员 路治欧/文 首席记者 袁晓强/图
    “必须追究一切违宪行为”是不少领导干部都讲过的,但是,要想找到被确认违宪的案例仍然是一件难事,能举出孙志刚事件之后收容遣送制度废除的例子就算很不错了。

    大多数人既没有见过“违宪”的裁决,也根本不清楚如何运用宪法维护自己的权利。正因如此,虽然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但是,在中国社会里的权威和震慑力甚至比不上某些刑法的规定。
    于是,3年前的今天,环球时报发表社评《谁和什么违宪了,请追究并公之于众》称,“遵守宪法不是只靠宣传就能推动的,探索宪法司法化十分重要。多一个对违宪的追究,往往比很多宣讲加起来还管用。中国需要用实例警示社会,对一些争议点反复厘清,那样的话,宪法不仅离我们越来越近,而且还会因为它能被所有人看得懂,公众在现实中更愿意依赖它。”
    这种观点至今仍然具有现实意义。一个月前,共青团新闻联播发表文章称,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许安标讲,过去一年通过沟通协商,他们共纠正了上百件法规、司法解释,但面对“有没有公开撤销的案例”的疑问时,许安标诚实地回答说“目前还没有”。
    在网络上,谴责某某行为违宪也有很多,比如,北京不让外地人开网约车违宪,丑化开国领袖和狼牙山五壮士违宪。但是,很多类似行为只不过是违法而已。其实,违宪行为是最高的违法行为。违宪一定违法,违法不一定违宪。
    那么,什么是违宪行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命题,这是追究违宪行为的前提,或者说,必须对违宪行为做一个狭义的限制才使“追究”具备条件。
    很可惜,对违宪行为的定性,目前在学术界都没有一个权威的标准。目前主要有以下几个观点:1.立法者模式说,主张宪法仅仅支配那些充当立法者角色的人;2.公权力者模式说,主张宪法不仅支配那些充当立法者角色的人而且支配由那些履行其治理角色的人;3.法律主体模式说,主张享有权利、负有义务者都会违宪;4.公权力模式附带公民特殊违宪主体说,主张公民违宪是个别的,公权力是违宪主体。这种标准的不统一,对追究违宪行为客观上形成了阻碍。
    对于公民来说,当然更倾向于把追究违宪行为的主体界定为公权力和拥有公权力者。因为公民违宪往往都是违法行为,可以由各个部门法如民法、刑法等予以纠正和制裁。而政府机关违宪行使权力的行为,很难由现行法律来谴责,公权力仍然没有完全被关进笼子里。比如,《宪法》规定公民有劳动权利,可是一些政府部门在公务员招考中将乙肝病毒携带者拒之门外、一些非特殊要求的部门对身高不达标者拒之门外,你又能如何?
    在目前的制度设计中,合宪性审查离公众的期待、理论界的呼吁还很远。澎湃刊发社论称,现行《立法法》第99条虽然规定了“合宪性审查工作”,但还是缺乏足够的审查实践。
    现行的法律法规备案审查制度的重点是“合法性”,而“合宪性”则相对较少。12月4日,新华社电稿《最高立法机关如何查纠“问题法规”?——国家宪法日看规范性文件“体检”》中明确指出其中存在的问题。“备案审查制度刚性不足,约束力不强,‘有备必审、有错必纠’还有待进一步落实。在审查标准上,如何准确理解把握合宪性、合法性标准也尚需探索。”
    全球大多数国家都建立了形式不一的违宪审查机制,有的由立法机关或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行使违宪审查权,有的由司法机关行使,有的由特设机关行使。目前,我国专门的违宪审查机构至今未能实际建立起来,违宪审查主体模糊不清。违宪审查职能应由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去履行,至今仍在学者的讨论之中。
    合宪性审查的对象究竟是哪些,也有待于进一步明确。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曾称,希望在十九大强调合宪性审查之后能够建立起制度,明确申请人的主体、权利,以及法定审查机构的审查期限,是否举行听证会,申请人是否可以聘请律师,最终结果会不会对社会公开,申请人有没有救济机会,等等。
    习近平说:“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依法治国必须把全社会都敬畏宪法作为基础,尽管我们不能把合宪性审查简单化或神化,但是合宪性审查机制不完善,是宪法实施状况不理想的根本原因。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强宪法实施和监督,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维护宪法权威。合宪性审查制度并非朝夕可成,但是,具体的制度和程序安排应当摆上议事日程,也需要担当,也需要智慧。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将12月4日定为国家宪法日,之后,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关于设立国家宪法日的决定》,以立法形式予以确定。如今,已经过去了4年。但是,树立和维护宪法的权威,仍然任重而道远,除了推进合宪性审查,要做的还有很多。

2017-12-05 12:56:05本文来源:东方今报责任编辑: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络爆料台 随时随地

    1、东方今报网是东方今报社唯一官方网站,东方今报的作品均已授权东方今报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单位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东方今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网站合作:18737167215(孟先生)
图片聚焦

精选图文

首页头条

24小时排行榜

· 联系我们

  • 24小时新闻热线
  • 0371-65830000
  • 商务合作
  • 18737167215 孟
  • 版权合作电话
  • 0371-60609112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ICP备05011107号 东方今报国内统一刊号:CN41-0092 邮发代号:35-48 微信客服24小时在线:[微信号]jinbaoxiaomei
Copy Right ©2004-2016 www.jinb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今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东方今报新媒体部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