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今报社主办网站首页加入收藏数字报

首页 > 快新闻 > 评论

江歌被害案:人性与道义纠葛背后有多少标准答案

2017-11-14 07:28:35 来源:东方今报 责任编辑:

     她为朋友挡刀,客死他乡;她却躲避近一年,消失不见。

    一年前,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杀的新闻曾经引发关注。事发后,凶手(江歌室友刘鑫的前男友)已经被日本警方抓捕,刘鑫迟迟没有面对媒体以及江歌的母亲,甚至在网上双方发生隔空冲突;而江歌母亲则在网上公开刘鑫的全部个人信息,引发了大规模人肉与骚扰。

    最近新京报《局面》发布的一则视频,记录了江歌母亲与刘鑫见面,一边是江歌母亲对刘鑫的诘问与指责,一边则是刘鑫的痛哭与辩解,以及舆论重压下的濒临崩溃。

 

    江歌交了个

    没有道德底线的朋友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

    评论员 路治欧

    刘鑫应该不应该被大多数人原谅?江歌母亲应该不应该谅解刘鑫?这几天,围观的人都发表着这样那样的看法。其实,这些都是无解的问题,都没有标准答案。

    如果你认为刘鑫应当被原谅,那么,只说明你是一个有大局观的善良者和和谐追求者,只说明你在用理想中美好社会人与人相处的标准,来要求不完美的现实社会的人做出合乎自己那一厢情愿的选择。

    站在江歌母亲的角度,哪怕她永远不原谅刘鑫,都是可以容忍的决定。子非鱼,安知鱼之悲乐。如果你相伴20多年的至爱被夺走,你全部的生命意义被毁灭,你会轻易地原谅凶手、原谅未伸手施援者吗?恐怕,你可能还会把全世界都恨上吧!当死者尸骨未寒,凶手尚未被定罪惩罚,事情真相还模棱两可,你就希望死者母亲大度地表示原谅,难道不是对生命冷漠的另一种表现吗?

    当然,任由恨意和绝望充斥心间,对身体伤害很大,也让爱自己的人伤心。合适的时候劝劝江歌母亲,说两句“逝者已矣,生者当如斯”“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也是完全应当的,但恐怕不是现在。

    刘鑫是否应该被原谅,与刘鑫的行为是否符合传统道德无关。违背社会道德的人也会有人选择原谅,正所谓“以德报怨”。这样的人一定是心胸无比宽阔甚至有自己信仰的人,一定不是平常人。普通人能做到以直报怨就很不错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江歌母亲只是表露了正常人的情绪而已。

    那么,刘鑫的行为是否符合传统道德呢?从现在的一些细节中看,她已然背离了传统道德。

    作为闺密,江歌为刘鑫挺身而出,刘鑫却缩在后面;江歌惨死,刘鑫却急于撇清关系;江歌母亲要为女儿讨公道,刘鑫却因为自己被曝光而威胁“再出这种新闻,我就停止协助警察”……

    危机之时,刘鑫的行为尚值得理解,毕竟谁都会害怕会躲避,毕竟“为朋友两肋插刀”“路见不平一声吼”还是比较高的道德要求。但是,杀人案出现之后,她能做到的却不去做,甚至数次说谎,这样的冷漠和无情让人心寒——且不说一开始谎称自己对江歌被害什么都不知道,即便后来日本警察不让刘鑫见任何人,难道刘鑫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人性与道德自古以来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哲学命题。不过,总的说来,即使我们不否认人性的自私,但刘鑫自私到这种程度却很是罕见;即使我们不强求道德多高尚,但是连一点底线都没有,却是难以让人接受。

    江歌被害怪不到刘鑫头上,冤有头债有主,但是交友不慎,既让她遭遇不测,也让她死后难安。做人比做学问更重要,希望最后的真相能够让刘鑫摆脱这样的形象。

 

    给刘鑫一个救赎的机会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

    首席记者 李长需

    《局面》播出后,在舆论漩涡中,刘鑫成了那个千夫所指的人,最严厉的指责,最难听的辱骂,铺天盖地地倾泻向她,她仿佛是中国现在最恶毒、最蠢最坏、最万恶不悛的女人。

    情绪激昂的诸多公号,更是义愤填膺,一篇篇声讨文章,喷薄而出。最杀气腾腾的是咪蒙的那篇文章,“混蛋”、“人渣”充斥其中,粗鄙的情绪发泄,已经顾不得大V的优雅姿势,更是发出了第一次支持网络暴力的言辞。

    说实话,看了《局面》播出的视频,又看了关于江歌案的一些文字,刘鑫在江歌死后,的确表现得不够勇敢,甚至不乏让人颇为寒心之处。比如,最初接受媒体采访时,她断然否认认识凶手,她也没有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向江歌妈妈说明当晚的情况;与江家有了嫌隙之后,刘鑫的父母,甚至说“江歌命短”,她的死跟刘鑫没有一点关系……这的确让人有“忘恩负义”之愤怒,凶手是你男朋友,行凶对象可能是你,你躲在屋内不开门,让闺密中了刀,还不跟闺密的母亲有个交代……

    这些,刘鑫及其家人的确做得不敞亮,也给江歌的母亲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这是不可原谅的。然而,在《局面》的镜头中,我们也看到了刘鑫痛哭流涕一遍遍寻求江歌母亲原谅的画面。

    这个画面,被不少网友讽刺为虚情假意。我起初也有同感,但看了《局面》记者王志安的《关于“江歌案”,多余的话》之后,我改变了看法。王志安在文章中特别提醒了“这些细节”:“在刘鑫父母反对见面时,是她率先表示同意江妈的条件,同意见面;第二天,她还如约面对镜头接受了我的采访。”

    不顾父母反对同意见面,而且还敢于面对镜头接受采访。仅此两点,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刘鑫未必不知道在节目中她势必要接受江歌母亲的拷问,也未必不知道这些拷问通过镜头将其置于更大的舆论漩涡,但她还是选择了面对。这正如王志安所说,这至少让我们看到了刘鑫愿意承担的意愿。如果她选择回避,只要咬牙忍过一周,等到下一个热点到来之后没人关注,至少不会给了咪蒙们的杀气腾腾的靶子了。但她这次没有选择逃避,仅此一点,她还是值得尊重的。

    其实,在“江歌案”中,刘鑫也是一个受害者。她经历过被前男友纠缠的恫吓,也目睹了最好的闺密躺在自己的脚下……这样的经历,未必不是一生的梦魇,或许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一切,所以在逃避中做了一些错事。她的经历,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能保证做得比她更好?更何况,她还有关于自己“逃避”的自辩:日本警方要求她不要见任何人,包括她即便身在江歌葬礼现场马路对面,也没有获准参加……这些理由,究竟属不属实?包括当时的真相究竟如何,恐怕还有赖于庭审现场的呈现与还原,但为何少有人愿意听听她的声音。

    江歌真正的“仇人”是凶手。刘鑫并非万恶不悛,她有过逃避,但她现在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也选择了勇敢地面对,为时还不算晚。尽管江歌的母亲没有原谅她,尽管她经受了汹涌的网络暴力,但还是希望她把握住自我救赎的机会,承担起自己该承担的,给最好的闺密一个公正的交代。也希望网友们给她一次救赎的机会。

 

    网络暴力的结果

    都只是伤害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评论员

    陈思

    在网络上辱骂千夫所指之人,已经成了网络上间歇性的道德审判狂欢。这种现象曾经出现在某明星马姓的配偶身上,现在再次落到了一个叫刘鑫的姑娘身上。

    我理解江歌母亲联系不上刘鑫,走投无路之下选择公布刘鑫隐私求助网络人肉搜索的无奈。但是刘鑫及家人在和江歌母亲的互怼互怨中,已经无可避免地走向了两败俱伤的结局。江歌母亲得不到一个真心的道歉和安慰。刘鑫及家人也将长久地背负骂名,惶惶不可终日。

    除了辱骂刘鑫的新媒体账号得到了流量,除了在网络上奋力疾呼的网友得到了快感。似乎并没有人去关心凶手的审判结果和江歌母亲的未来生活。结果导向思维在网络上一直都是没有市场的。我们更倾向于在道德高地上对道德瑕疵者五马分尸。

    先不说,在网络公布他人隐私,已经违反了今年6月开始实行的网络安全法新规。就目前的报道内容来看,我们没有看到杀人者的具体证词,也没有看到审判结果和卷宗详情。刘鑫有没有反锁门,刘鑫知不知道外面是不是男友在行凶?这些我们尚不能准确判断。但是大多数的时候,逻辑在感性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他们会说:“江歌即便不是替你刘鑫去死,也是因你而死的,所以你必须对江歌的母亲磕头认错,为她养老送终。”

    其实这里面还有一种可能性,虽然江歌是为了刘鑫与凶手发生争执,但是江歌本人的言行直接激怒了凶手本人,而导致了自己的死亡。我知道,这种说法会让人难以接受,但是我们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就这事而言,我突然想缩小模型来谈。假设惨剧发生在姥姥所在的小村子里,姥姥会对刘鑫说,不管怎么说江歌的离开与你有关,江母以后孤苦一人,就算从安慰闺密在天之灵的角度,你也应该对江母真诚道歉,尽量帮衬江母的生活。姥姥会对江母说,死者为大,江歌也不想看到现在的局面,人死不能复生,与其想着怎么整死刘鑫,还不如想办法过好自己的生活,生活已经面目全非,又何苦为难自己呢……

    网民们不会劝刘鑫回头也不会劝江母向前看。我们到底是为了正义发声,还是在集体无意识地宣泄暴戾?我们到底是为了“善人”好,还是只为了杀死那个“恶人”呢?另外,好在中国喜欢劝和的老年人大都不会上网,不然他们在被网友们骂“圣母婊”的时候,真担心他们的速效救心丸不够用……

2017-11-14 07:28:35本文来源:东方今报责任编辑: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络爆料台 随时随地

    1、东方今报网是东方今报社唯一官方网站,东方今报的作品均已授权东方今报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单位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东方今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网站合作:18737167215(孟先生)
图片聚焦

精选图文

首页头条

24小时排行榜

· 联系我们

  • 24小时新闻热线
  • 0371-65830000
  • 商务合作
  • 18737167215 孟
  • 版权合作电话
  • 0371-60609112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ICP备05011107号 东方今报国内统一刊号:CN41-0092 邮发代号:35-48 微信客服24小时在线:[微信号]jinbaoxiaomei
Copy Right ©2004-2016 www.jinb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今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东方今报新媒体部 技术支持